搜索
首页 > 创业交流 > 创业者声音 >

26岁的狮子瑞星过得可好,还有机会吗?

来源:海创客  作者:  时间:2018-01-11 09:52:39

你还记得大明湖畔的瑞星吗?

2017 年底,瑞星发布会照片被分享到朋友圈,底下有人评论“瑞星还在呐?”

这种话 韩虹听了都想打人,估计 瑞星的人听到也要气炸。

不过生气归生气,也只能嘴上笑嘻嘻,心里MMP,因为瑞星脱离大众视野确实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,我问过周围一圈,还真有不少人以为瑞星已不在了。 一头曾经威风凛凛称王称霸的狮子突然没了踪迹,草原上回响着免费模式的枪声,人们以为它没扛过那次风波,倒也无可厚非。

那么,真实情况如何? 在那场发布会上,瑞星抛出一组数字让人意外:

 

瑞星2016~2017年虚拟化业务的业绩提升 150%↑ 

硬件安全业务业绩提升 85%↑ 

针对军工行业业绩提升 110%↑ 

医疗行业新用户增长 120%↑ 。

虽然这组数字和自己对比,但至少说明他们在走上坡路,势头还不小。此所谓 老树发新芽,老狮子不仅没死还焕发了第二春,英文名叫 RISING 的瑞星真的开始飞速 RISING 。

这让人不禁疑问,瑞星真的机会来了?未来我们还有木有机会看到它和旧敌360大干一场?它准备怎么做?

作为曾经在一代人心中烙下印记的国产杀毒品牌,瑞星的命运值得关注,它那大起大落的商业故事本身也令人好奇。因此,我试图在本文用浅薄的姿势和大家一起探讨一下以上问题。

昔日王者

━━━━━

先看看瑞星这些年的境遇,分析下原因。

2016年4月,瑞星挂牌新三板 。按说上市本是个好事,可这是曾经那个年收益7亿的杀毒一哥瑞星啊! 这个结果显然差强人意,我们比对一下当年和它打得热火朝天的两个老对手便知:

2014年5月,猎豹移动(原金山网络)在美国纽交所上市,早瑞星2年;

2011年3月,奇虎360在美国纽交所上市,早瑞星5年。(公司成立时间比瑞星成立晚14年,想想都可怕)

是什么导致了这一结果?

有人认为是免费模式的兴起,得从2010年前后说起。

那年,央视出现了一个有点奇葩的广告,知名谐星刘仪伟挨个把手里的杀毒软件扔掉,恶狠狠地说“花钱买的!花钱买的!花钱买的!”

最前面那盒看起来像卡巴斯基2010版。。。 。。

然后他拿着小喇叭大喊“360杀毒永久免费啦! ”屏幕出现几个绿色大字和 logo。整个广告极其简单,却像一颗原子弹,在杀毒软件市场掀起一场前所未有的风波。

广告台词:再也不要钱啦,嘿嘿……(感觉这广告是滑稽表情的始祖)

不好意思扯远了,我们严肃点。

画面转到2013年,时任瑞星市场总监的唐威向媒体承认:“我们当时没有意识到这种模式的颠覆性,因为看不清楚免费模式要怎么生存。”

其实也不能全怪瑞星,毕竟当时几乎所有同行都看不懂周鸿祎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不要钱咋活?搞慈善呢?看着也不像。

就在所有人懵逼之际,新入局的360用户数快速突破3亿,瑞星交出曾连续9年占据中国杀毒软件头把交椅,金山瑞星两大杀软巨头被牵住鼻子,被迫跟着免费策略的绳子走。 先是金山在2010年11月宣布永久免费,瑞星苦撑到2011年3月18日,才宣布旗下个人安全软件产品全面免费。

可是,当时360的免费策略是主动的,有整体战略支撑:虽然杀毒免费,但能为浏览器、导航、广告等业务带来流量继而变现,形成“三级火箭”。金山和瑞星则是被动跟随,没部署相应战略方案,虽然后来也做类似的增值业务,但免费杀毒的认知一旦被占据就很难夺回。这直接导致瑞星在这之后个人市场业绩下滑。

不过,我认为免费模式的冲击终究是外部环境,还有一部分内因 —— 遭受冲击后的应对措施。

这里有个问题,当年同样遭受冲击的金山,为什么能在短短几年恢复元气,以21亿的高估值在美国上市,迎来又一波辉煌?

我们来看看一下两家分别是如何应对市场变化的。

金山安全业务意识到免费模式的颠覆性后,迅速实施转型,打出移动化和海外扩张两张牌,在移动端和国外两个新战场溜得飞起, 后更名“猎豹移动”完成上市。

网上有个段子说,当时掌管金山的雷军给了傅盛3年时间,完全不用考虑盈利。谁能想到,金山赶上移动互联网热潮,不到两年时间就盈利,随后节节攀升。2013年雷军有次说“时机很重要,顺势而为也很重要。”,大抵切中金山网络当时的境遇。

扯远了,我们再来看看瑞星是怎么做的。

有人说瑞星转身太慢,其实不然,瑞星在2011年做出宣布个人产品免费后,也迅速谋求转型。根据公开资料,2011年3月29日,也就是宣布个人安全软件产品永久免费10天之后,瑞星就发布企业级安全解决方案,一口气推出了12款产品,并对外宣布最新的企业战略。

当年的金山选择了移动化和海外扩张战略,瑞星则押宝企业安全。谁对谁错呢?当时谁也说不准。

站在当时那个时间点上,拥抱企业安全这一选择非常适合瑞星。瑞星自始至终主打“拥有完整自主知识产权”的旗号,据公开资料,在2007-2010年的中央政府采购中瑞星防病毒软件占比高达57.4%。

同时,当时相关市场调研也支撑着瑞星的选择: 仅在2010年,针对政府、军队等涉密网络的攻击就超过10万次,高达90%的企业内网曾被成功入侵。政府、军队、企业、基础设施等迫切需要专业的安全防护。当时看瑞星的选择,前途一片光明。

然而,回看瑞星当年的选择,道路太曲折。 企业安全这趟水当时还过于混浊,瑞星下得有点早,很难捞上来大鱼,至少回报远远比不上个人终端市场。

那几年的企业安全市场难做到什么程度呢? 我用另一家知名安全公司举个例子吧。在一篇名为《创业者的暗黑世界:我曾选好了跳楼地点》的文章里,知道创宇的CEO赵伟说,2007年,他以科学家的身份离职McAfee(著名安全厂商)回国创业,当时他滴酒不沾。

创着创着,有了个外号叫“赵二斤”,后来又改为“赵三斤”,因为陪客户喝白酒拼命。后来他感慨那段时光说,有时认怂还不够,得跪着找饭吃。你会发现门口还跪着一堆人,连抢点残羹剩饭都难。

那几年,不光是瑞星,大部分做企业安全的公司在那几年都在死撑,苦逼呵呵的。

瑞星当时应该不至于和赵伟一样“跪在门口吃残羹剩饭都难”,但整个市场都不明朗,日子自然不太好过。

最后结果是,个人业务迅速萎缩,企业业务又不能支撑整体营收,才一步步到现在。这期间瑞星一直在挣扎,但360和猎豹移动的创新玩法并不适合瑞星,只能坚持企业安全的路,慢慢耕耘,伺机而动,等待市场爆发。

机会

━━━━━

那么,企业安全市场到底时候开始“爆发”了?浅黑科技认为就在这两年。 细究起来,从2015年前后开始

那年,各路门派动作频频:

 

360高呼进军企业安全市场,周鸿祎把2015称为企业安全爆发元年;安全宝被巨头收购,两大高手马杰和“道哥”吴翰清分归百度和阿里;差点没跳楼的赵伟拿到腾讯6亿投资(那年腾讯在该领域最大一笔)。

创业邦的一篇报道讲到,2015年周鸿祎托人找到瑞星创始人王莘,希望收购瑞星(现在回看很明显是为了布局企业安全)。 王莘拒绝了,他说,这不是钱的事。

看到那句话,我忽然想起另一个画面:

小马哥在《英雄本色》里说:“我等了三年,就是要等于一个机会,我要争一口气,不是想证明我了不起,而是要告诉别人我失去的东西,我一定要拿回来!”

2016年以后,瑞星的机会就要来了,企业安全市场出现明显变化。

移动互联网时代之后,企业用户的个人信息、财产账户、商业标书、客户资料以及各类政企机密文件等,越来越多的重要信息都通过智能手机储存传递,安全问题愈发暴露,人们真正意识到安全是像水和电一样的存在,企业和政府也都更加关注。

不过,更关键的时间点在 2016年11月7日和2017年6月1日这两天。 一天是全国人大通过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》,一天是网安法正式实施。自那以后,企业发生信息安全事件,将被直接追究法律责任。 也就是说,国家 从法规政策上直接倒逼政企做好信息安全,这对企业安全市场影响极为深远。

市场的日趋成熟对于瑞星无疑是重大利好。 和个人安全相比,企业安全拼的主要是服务能力和对市场的理解。企业级安全需要一对一服务,不可能有哪家公司能把整个市场都拿下,于是瑞星有了机会。

而在企业安全市场这个市场,瑞星又是实打实的先行者。无论是从企业安全市场的理解和经验,还是技术积累上看,瑞星都有其独特优势。 从服务成本上来看,企业安全市场的技术成本是可复制的,维护成本也比个人安全产品低,非常有利于瑞星扭转亏损。

蓄势而发

━━━━━

那么,瑞星目前又是怎么做的呢?

2017年底的那场发布会上,瑞星副总裁唐威透露了最新业务分布,他表示瑞星并未放弃个人业务,用户数目前保持在千万级别,但也不依靠个人业务盈利, 重点放在企业市场,用户主要集中在党政军领域。

之所以如此选择,瑞星的说法大意是《网络安全法》实施后,党政军对网络安全的重视达到空前高度。潜台词是,相应投入的费用预算更稳定也更多。

唐威透露,目前瑞星有超过10万企业用户,在国内企业收费市场占有率排第一。

在产品和技术方面,瑞星则打出了一套“终端+网关+虚拟化+教育”的组合牌,产品软硬件产品都有,既兼顾当下企业需求,又能迎接未来发展趋势。

在这个不谈AI都不好意思上台的时代,瑞星也表示 目前AI反病毒引擎已全面应用瑞星全线产品中,声称:“安全能力提升显著,检出率提升30%以上,人力下降90%左右。”

这组数字没做和友商做比较,究竟技术如何不太好说。不过,另外两个数据倒是可以间接说明问题:

一个是2017年瑞星的虚拟化安全解决方案获得 Vmware Ready 测评认证,据称是国内唯一两次获得该认证的厂商。另一个是全球顶尖第三方测评机构赛可达实验室在2017年杀毒软件查杀能力排行中,两项位列榜首。

此外,瑞星还发布了一套安全教育系统,主打“工学结合”,用虚拟化技术让学员在模拟真实工作场景下培训和学习,以快速提升技术水平。

怎么瑞星还搞起培训来了?

瑞星方面的解释是,“软硬件是死的,但人是活的,企业级安全不能只部署软硬件产品就完事,具备安全能力的人员才能释放安全系统的潜能。瑞星的安全教育系统正是击中这一深层次需求。”

而这背后的商业逻辑也很明显:网络安全人才缺口从2016年调研的50万,到2017年声称的70万,不断在扩大。 虽然安全教育培训的桌子上已有不少玩家,可蛋糕仍在不断扩大,瑞星依然有不少机会。

为了迸发新的生命力,瑞星内部架构也大刀阔斧地调整,原本传统IT企业组织架构调整成了“安全事业群”的结构,可谓背水一战。用瑞星副总裁唐威自己的话说: “我们真的是拼了命的要把瑞星做好。“

从旁观者的角度看瑞星,经历枪林弹雨和数年蛰伏,2015年之后,企业安全市场的草原萌生绿意,狮子抖擞精神试图回归,它天生就属于这里。

那场发布会上,瑞星的人没谈什么情怀或匠心,主要还是讲技术,不过一家公司能专注在安全这件事上,虽几度经历环境变化,仍死守领地,以不变应万变,还挺令人敬佩的。

主办:海南省工业和信息化厅
版权所有:海南省工业和信息化厅
技术支持:海南南海网传媒股份有限公司
电话:0898-66810540 传真:0898-66810545
ICP备案编号:琼ICP备09005000号-1
微信二维码

微信二维码

微博二维码

微博二维码

友情链接: